亚搏体育app官网下载

云南北京千里接力救治独龙族烧伤女童(图)

新京报讯 (记者李禹潼 赵嘉妮 通讯员 涂敦法 张静)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飞行,昨天下午6点,全身大面积烧伤的云南独龙族女童普艳芳在父母和武警官兵的陪伴下,抵达北京。随后,她被送至北京武警总医院接受治疗。

4月10日至今,从普艳芳的家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到北京,上演了一场千里爱心大营救。

为救女童“破格”走隧道

独龙江乡居住着4350名独龙族人,但海拔4600多米的高黎贡山常年阻隔着他们同外界的联系。每年12月至次年5月,大雪封山,当地人突发疾病只能“靠天救治”。

据武警交通三支队副参谋长周勇介绍,4月10日,部队承建的独龙江隧道工程贯通,今后,独龙族人只需要不到三小时就能抵达贡山县城。然而,就在隧道贯通当日,5岁的普艳芳独自在家烤火时裙子被引燃,导致全身大面积烧伤。

“孩子出事后,乡里向我们求救,当时隧道刚贯通,路面还有碎石,原则上来说不能开放,但情况危急,我们决定走隧道送孩子到贡山县人民医院。”周勇说,经过一周的治疗,小艳芳脱离生命危险,但仍有感染的可能。

“我们跟北京的医院协调,决定送她到北京来治病。”周勇说,普艳芳一家是农民,收入微薄,看病的钱暂由部队资助。

拆除飞机座位装担架

4月22日,在父母和随行人员的陪同下,小艳芳被送到400多公里外的保山市人民医院临时观察。同一时间,为保证普艳芳能顺利乘飞机,东方航空公司连夜拆除飞机上的座位,为小艳芳安装了医护专用担架,“我们协调机场开辟绿色通道,免去他们在昆明中转时重复办理手续”,东航工作人员说。

昨日,载有普艳芳一行6人的航班从宝山起飞。飞行途中,航班组织了爱心捐助活动,现场共募捐12970元交给普艳芳家属。

已入住ICU下周手术

昨日下午6时,飞机停在首都机场34号停机坪附近。舱门打开后,平躺在担架上的普艳芳盖着粉色绒毯,在父母的陪同下,乘升降机缓缓落至地面。

停机坪上,来自机场急救中心和武警总医院的二十余人已等候多时。担架上的普艳芳从绒毯中露出小脑袋,脸颊微红,不时哭着叫“妈妈”。随行人员说,这是她第一次离开雪山乘坐飞机。

昨晚,武警总医院组织专家对孩子进行了会诊。“孩子生命体征平稳。”医护人员说,小艳芳的创伤面达45%,对于5岁的儿童来说,属极重度烧伤。目前,普艳芳已经住进ICU病房,预计下周由烧伤整形科医生给她做手术。

■ 讲述

如果没连夜送医,孩子可能没命了

普艳芳的父亲普光荣一直陪伴在女儿身边,4月22日,在得知女儿可以到北京接受救治后,这位退伍军人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昨晚,小艳芳入院后,普光荣用手机给家人报了平安。

普光荣说,事发当天,自己和妻子不在家,女儿和奶奶在家看电视,“我们那里4月份多雨,天气冷,孩子奶奶就把电锅炉打开,然后到老房子去取东西了。孩子背对着电锅炉坐着看电视,离得太近,裙子就被烧着了。”普光荣说,女儿被烧伤后昏迷了一周,持续高烧让他心急如焚。

“女儿出事时,多亏晚上他们打通了隧道,把女儿连夜送到县里的医院,要不孩子可能就没命了。”普光荣说,女儿很坚强,恢复意识后面对持续的疼痛很少哭泣。“感谢好心人的帮助,女儿现在情况稳定,来到最好的医院,希望她能好起来”。

■ 链接

独龙族

是中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总人口约7000人(2010年数据),主要居住在云南省独龙江流域的河谷地带,使用独龙语。

(原标题:滇京千里接力 救治独龙族烧伤女童)

(编辑:SN0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